您现在的位置:网站首页布衣侯会馆?·?à????
文人论食粥
察看次数:3932 发表时间:2006-11-17 16:23:21

        粥在我国人民的餐桌上至少已摆放了4000年,在《礼记·檀弓上》就有了食粥的记载,我国历代许多诗人、文学家也留下了大量关于食粥的文章诗篇。

  大文豪兼美食家苏东坡在食了黄豆浆辅以无锡贡米熬煮的粥品后,诗兴大发,写下了“身心颠倒不自知,更知人间有真味”的诗句。 另外,苏东坡还有书帖说:“夜饥甚,吴子野劝食白粥,云能推陈致新,利膈益胃。粥既快美,粥后一觉,妙不可言。”他提倡晚上进食白粥,认为它能推陈致新,利膈益胃。
  陆游也极力推荐食粥养生,认为能延年益寿,并专作一首著名的《食粥诗》,诗中写到“世人个个学长年,不悟长年在目前。我得宛丘平易法,只将食粥致神仙”。

  清代文学家曹雪芹更是一位食粥大家。在《红楼梦》中有六个回目七次写到了粥,其中粥的品种,已见到的就有7种之多。其中分为两类,一类是单味主料粥, 如碧粳粥、红稻米粥、江米粥;一类是主料米加配料,如腊八粥、枣儿熬的粳米粥、鸭子肉粥、燕窝粥。曹雪芹的祖父曹寅对粥也有研究,曾编有《粥品》一书。  清代文人袁枚在《随园食单》中自拟了煮粥的标准:“见水不见米,非粥也;见米不见水,非粥也。必使米水融合,柔腻如一,而后谓之粥。”煮粥用火,不可须臾离火,使粥始终保持微滚状态,这样可防止火大干汤或外溢之弊。蒲松龄的一生生活清苦,他在济南期间,有一首题为《客邸晨炊》的诗:“大明湖上就烟霞,茆屋三椽赁作家。粟米汲水炊白粥,园蔬登俎带黄花。”短短数语,道明了蒲氏旅居大明湖畔,晨曦早炊的生动情景。特别是后面两句,再现了他取泉水熬煮粟米粥,以及在案板上切配黄花菜等素食蔬菜,用于佐食的情景。蒲松龄所记述的炊煮小米白粥、佐以菜蔬的早餐饮食,也正是山东大部分地区的日常饮食习俗。山东民间早晨多喜食粥,粥的品种甚多,有小米粥、大米粥等等。

  “粥喝得多,喝得久了,自然也就有了感情。粥好消化,一有病就想喝粥,特别是大米粥。新鲜的米粥的香味似乎意味着对于病弱的肠胃的抚慰和温存。干脆说,大米粥本身就传递着一种伤感的温馨,一种童年的回忆,一种对于人类的微小和软弱的理解和同情,一种和平及与世无争的善良退让。大鱼大肉大虾大蛋糕大曲老窖都有令人起腻、令人吃不消的时候,然而大米粥却会因经得起考验而永存”。当代作家王蒙的这段话,道出了历代文人对粥情有独钟的原因.